战友找我要面子 -凯发k8地址

战友找我要面子
来源:本站   作者:管理员   时间:2011-09-30   浏览 次

    枝江酒是有底子的,我喝枝江酒也是有底子的。三十五年前,我尚懵懂,便与枝江酒结下不解之缘。屈指一算,我竟有了三十五年的酒龄。今年春天,枝江酒业又向社会隆重推出一款珍品“百年枝江”,嗅着这浓浓的酒香,不禁撩发我对往事的回忆。

    那年,我刚10岁。按照枝江的地方风俗,亲朋好友都要到我家表示祝贺,而款待客人时,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。家父是个性情豪爽之人,早早地便从古镇江口打回两坛枝江散酒,放于床下,用棉絮盖子捂得严严的,生怕把那好闻的酒香给弄跑了。看着家父神秘兮兮的样子,我心中顿生好奇和向往,趁着大人们出去做事,便关了房门,用杯子舀出一杯来,少年不识酒滋味,“咕咚咕咚”像喝凉茶一样灌下去,只觉得脸上烧烧的,舌尖辣辣的,喉咙麻麻的,口腔苦苦的,全然没有大人们喝酒时那种“眉头一皱美滋滋”的感觉。表现倒也痛快,只是接下来的却是天旋地转,醉得一塌糊涂,算是为今后喝枝江酒垫了一个很好的底子。

    这一醉着实让我长了记性,也顺便让我出了个名,甚至让我的班主任也“表扬”了我的英雄壮举。后来我参军到部队。隐约记得,那是我入伍后的第二个春节。独在异乡为异客,梦里常见家乡酒。家兄瞒着父亲给我寄来两瓶枝江小曲。圆圆的乳白色的瓷瓶,开启瓶盖,幽香扑鼻,引得一屋战友齐声叫好。可是,兵多酒少,恰战友们又血气方刚,未能尽兴。指导员诙谐地说:“枝江酒真好,只是太少了;再寄几件来,钞票由我掏。”说完掏出200元,命令我发电报让家里再寄几件过来,以满足战友们对枝江酒的渴求。

    此后的每年春节,家里总是按我的要求给我寄酒,这几乎成了一种惯例。战友情谊也伴随着这至亲至醇的枝江酒在绿色的军营流传、弥散。时隔多年,每每想起,我心里头还美滋滋的;许多战友与我分别后,还时不时来电索要枝江酒,诉说他们总是忘不了这暖人心窝的枝江酒。

    转眼又是十年过去,我转业后在地方企业工作,干的又是迎来送往、里外应酬的差事,我和枝江酒的关系便越发密切,成为一个典型的“酒精考验”的男人,举杯把盏间,与人交往时,也算是真正领略了枝江酒的优秀品质和独特风采。每每出差在外,向人自我介绍时,总是先介绍枝江酒,再介绍我自己。

    “百年枝江”韵系列酒隆重上市后,我的那些战友们鼻子特灵,接二连三地给我打来电话,找我要面子,我有些不解。战友们说,喝“百年枝江”不仅喝的是牌子,更是面子。我恍然大悟,看来今年春节我得多准备几件“百年枝江”,好好招待我的这帮战友,我想这也是我的面子。(黄宏俊)